目前分類:生活、生活、生活 (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減肥能有多難?就只在點小小的好勝心以及毅力而已。
  人可以不需理由做任何事情,但想要把事做好,就需要動機了。動機越強烈就越能堅持,而堅持正是成功的不二法門。我大概是從今年四月底時開始對自己「嫌棄」的,照鏡子怎看都不順眼,就是隻活生生的豬站在那兒。這是我唯一動機,相當強烈,與健康什麼的屁關係都沒關連……我承認,我也可能會因為過胖倒在路邊於瀕死狀態下被送去急診室而引發出同樣的強烈動機;但那叫死到臨頭,我還沒胖到這種天國已經近了必須當下悔改的程度。
  有了動機後,緊接著就是方法了。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來情緒低落。幾乎是每完成部小說,都會讓我沮喪個好一陣子——不單只是產後憂鬱症的那種頓然空虛的不知所措,還包含出版前得跟編輯校稿來校稿去的瑣碎雜務,包含找不到願意出書的出版社等等等等。
  找不到願意出書的出版社?有幾位朋友對此頗感到不可思議。他們一直以為只要我願意寫,就會有一堆出版社搶著要出……也不知道這是打哪來的錯覺。其實,從我出版上本書至今已有六年了(那本五年前在大陸出版,沒拿到銀子還被盜版得滿天飛的《嘟嘴的老國王》不算的話)。
這六年裡我完全沒寫任何東西嗎?不是沒寫,而是全被拒絕了。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話說,幾天前心一橫把大腿內側粉瘤給割了;開刀事小,煩人的是每天都得換藥——掛號,繳一百五十元掛號費,然後就呆坐在候診室看電視(還倒楣看到瓊斯杯中華隊被伊朗痛宰)看人來人往,看上個半小時一小時。終於輪到我時,因為我這只是小刀,所以三分鐘不到就被打發出來……感覺就是一整個的不合算,為什麼我就不能跟別人一樣也在換藥室裡待上個十分鐘半小時呢?
  說來我這人小氣輸不起,所以幾十年不看中華隊比賽了,那日看了中華健兒(還能這樣稱呼嗎?)的「英勇」表現,差點沒在候診室裡氣到中風……所以電視是不能看的,不是政治就是輸球。不看電視就看人吧,這裡就說個昨晚我在候診室看到的個故事。
  不是很特殊或很刺激驚人,只是段小小插曲,讀者千萬不要以為其中深藏了什麼偉大隱喻。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是「開刀」,其實只是局部麻醉割掉個毫不起眼四公分大的粉瘤罷了;不過還是感覺吃了很多苦,受了極大了不得的委屈(人越老,似乎就越想要引起人們的關注,裝可憐裝到自己都信了八成);而且醫生清楚明白的說是「開刀」。所以標題下「開刀記」,應該是沒有什麼疑義,絕無欺瞞大眾嫌疑。
  說來這粉瘤跟著我起碼有四五年了(或許還更久),始終乖巧不痛不癢沒有暴走似地一夜之間突然長大,就像個習慣挨丈夫拳頭的女人般默默守在那兒等著被奏揍。只是家裡女人沒事就望著它,表現出一副你再不處理遲早要出大事的眼神——這粉瘤是生在左腿膝蓋內側略高一點的位置,算是在大腿部位。
  我這人念舊,相伴這樣久了,割掉難免讓人不捨,從來就沒打算處理……說到這,故事要扯到另件事情上了——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喜愛玩《魔獸世界》等暴力遊戲,而被挪威媒體稱為「挪威魔獸」的殺人魔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在他一千五百頁的「歐洲獨立宣言」裡多次「推崇」台灣、日本和南韓採行單一族群文化價值體系(monoculturalism),排斥外族。其中提到「台灣」和「台灣人」不下十六次。
  雖然我們不清楚布雷維克被《魔獸世界》或他「幻想出來的」台、日、韓三國「排外文化」影響多少,但也不能隨便就說「因這人是個瘋子」,就能幫《魔獸世界》或是台灣撇清一切——也就是說,《魔獸世界》與台灣文化,是否真如這殺人魔所說的,「是保守派運動的楷模,恪遵族群血統純正的原則」?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四月底重感冒那回,也就是得了腮腺炎那次,奉護士命令秤了一下體重……我已忘了有多久沒秤體重了,起碼超過一年,記憶裡大概是70到74公斤中間——這裡請容許我提一下當年勇:我十八歲上成功嶺時,因為體重44.6公斤差點被退訓(那時低標是45公斤);30歲前,也始終維持在55公斤內;我是在40歲後才開始胖的,悄悄地胖,每戒煙一次就胖個5公斤左右。
  別誤會了,這裡絕不是要你別戒煙,而是告訴你打開始就不該染上煙癮,又或是有本領就一次把煙給徹底戒掉。像我反覆戒煙、抽煙,下場就是這樣。
  總而言之,那天我差點沒從磅秤上嚇得摔下來——82公斤!簡直成了個標準的肉球先生了。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廿年前因「給我報報」成名,並立下一整個世代嘲諷文典範的名作家馮光遠,前些時候因嘲諷而被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吳育昇以「加重譭謗罪」一狀告上法院。關於這案子的來龍去脈……也就是馮光遠用「自從他陰莖在外面亂插一通」以及「應該請他用他那擅於摳婚外情對象私處的手指頭去扣扳機。」等句子惹毛了之前鬧出外遇事件的吳大立委育昇先生。
  吳育昇與檢方方面的說法是:討論死刑議題不應牽扯私德。
  馮光遠用的則是簡單、老套卻是無人能擋的一句老詞:言論自由!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然,不投票給蔡英文小姐,不表示會投給馬英九,我上回投票已經是廿多年前的事了;且更不表示蔡英文不會當選,依目前情勢來看,蔡小姐的機會還滿濃厚的,起碼比馬英九要濃厚個三五倍有餘。
  所以這篇文章大可以列為狗吠火車之林——既然十拿九穩了,既然對當「全民總統」毫無興致,又何必管這些這些有的沒有的雜音呢?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網路剛興起不久時,我曾建過個網站,一度會員高達數千,還因此上過電視新聞、被一些奇奇怪怪的雜誌、書籍報導過──很快我便開始厭倦了那種牽絆,就像是我現在擁有兩棟房子,感覺自己幹什麼都得背著這殼。
  我已忘記自己是在何時關掉那個「家」的,也不想記起,背叛自己感情畢竟不是件光榮事情。在我「離家出走」後,那網站靠著些熱心網友奇蹟似地自行維持了好一陣子,甚至在「虛擬主機」租貸時間期滿後,那些朋友們還另外找了免費的網路空間想繼續著「家」──當年那些年輕、有活力的朋友們,現在也都在四十歲以上了吧!
  網路是個既虛擬、又真實的環境,我雖長於交際,卻厭惡人際往來;可現在我唯一有的幾位知心好友,還都是當時從那「網路的家」裡認識的。在關掉網站後,這些年來我就像個遊魂似地在網上四處逛著,偶有些雜文發表,也是漫無目地的走到哪就貼到哪。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育部國語辭典》對迷信的解釋有二:「對神仙鬼怪的盲目信仰」以及「泛指缺少科學論證基礎的信仰」,綜合來說,就是「盲目信仰」……什麼是「盲目相信」呢?我認為就是:「不顧一切的理智(比如在缺少科學論證基礎下)就這樣相信、無條件認同。」聖保羅對「信」有個非常精確的解釋:「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章1節)。
  所謂的理性宗教,也就是排除掉迷信部分後的宗教,是工業革命後人類的一個重大期盼。人們期望宗教能與科學相結合,兩者從此不再衝突攜手共進……二次大戰之後這需求變得更加殷迫,各宗教的基本教義派紛紛興起,並試圖以恐怖手段來達到傳達宗教義理之目的;於是宗教理智化成為了趨勢,也就是從宗教中除去迷信這個元素,讓宗教與狂熱迷信脫勾。
  而,我們真的可以從宗教中抽掉迷信,抽掉迷信後的宗教還是宗教嗎?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是個很愛生病,又很愛胡思亂想的人。聽來很不男子漢……但男子漢又是什麼玩意,能拿來吃嗎?
  二十幾不到三十歲時我得了十二指腸潰瘍,因退伍前軍中有位差不多年記的軍官得了胃癌剛死,就整天幻想自己也一樣了;過了幾年,有天突然心跳落了半拍全身無力,恰巧前些時一位同齡好友在睡夢中突然過世,便覺得自己一定也有什麼先天性心臟病的;我母親是因直腸癌而走的,所以萬一痔瘡犯了……;咳嗽就更別說了,我抽了幾十年的香煙,不得肺癌簡直就叫做沒有天理。
  有趣的是,每每我告訴醫生我可能得了什麼不得了的大病時,都會被大大地嘲笑一番:年紀輕輕的,別嚇自己,沒這樣多問題啦……就這樣二三十年過去了——以科學驗證的精神來說,因我一直沒死還呼吸著,所以我是錯的,而那些愛譏笑人的混蛋醫生們才是對的。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位於市區公寓的房客搬了,家裡女人命令我常駐看守空屋,隨時待命等著那些有興趣租屋的大爺們前來臨幸。這是件枯燥到爆的工作,你知道的,搬空沒人住的公寓就是那個鳥樣,空蕩蕩的連個屁都沒有。
  近中午時我無聊到瀕臨崩潰邊緣,於是下樓買煙買便當順便逛逛安撫一下自己,經過管理員櫃臺時突然想起房裡垃圾沒倒……人與垃圾是永遠分不開的,哪有人哪就有垃圾;我在這待了整整三天了,飲料、便當、煙頭等早裝滿了一整個大垃圾袋了;於是就遞了根煙給管理員先生,問他這兒垃圾要怎處理。
  管理員先生是個健談的傢伙,恰巧一時間我也不想回到那沒半個人的樓上;本來只想知道晚上幾點垃圾車來,誰知最後竟因此而得知了這整棟大樓不為人知的秘密辛酸史,關於這秘密我足足晚知道了十四年——直到今天我才發現,這我始終以為該算是高級住宅的大樓,只不過是棟爛到底的賠錢貨。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7 Sun 2011 04:24
  • 浮標

  我是個閒不下來喜歡沒事找事做的人。十來年前我迷上了釣魚,起先是玩不太需要用腦的海釣,還在某次釣魚比賽中還得過亞軍,獎金五千……海釣實在是麻煩,都是重裝備不說,除非跑去魚池裡釣人工養殖的黑鯛、金目鱸外,得開上一兩小時車才有魚釣。所以後來我改行釣起淡水池釣了。
  別的地方我不知道,在高雄這是沒太多非人工釣場的。我偶爾聽說有人在高屏溪釣,卻沒真看到過;愛河畔是不少人釣,但釣的似乎是逆流而上的海吳郭、豆仔魚或帶魚;以前我還去過金獅湖,金獅湖的魚小到可憐,除少數鯉魚外釣上來都是超大隻外型有點可怕的琵琶鼠魚(被放生的,亦稱為吸盤魚、垃圾魚或清道伕魚);蓮池塘我也去過,那的鯉魚跟吳郭魚超大隻,但土味重到完全不能吃。這些都是十幾二十年前的事了,現在怎樣就不知道了。
  其實高雄最理想的釣魚區是澄清湖,可是禁釣。自來水蓄水區禁釣有它道理,但也不是腦袋就這樣死,如果規定只許用模擬餌釣不就好了?這樣不但能避免水質污染,又可以提倡釣魚這最棒的休閒運動。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發生在上個週末。依例,每逢假日時我總要賴一下床,能賴多久就賴多久……只是,賴床雖能讓人感覺到無比幸福,卻不幸地會令我錯過香噴噴的早餐;百般不情願下,我梳洗完畢後散步到附近市場,試圖找點可吃的玩意塞塞肚皮。那日秋老虎發威是個大大的豔陽天,滿頭大汗下,我躦進間小豆漿店隨便點了些早點。
  人說天有不測風雲,在我剛咬下第一口燒餅瞬間,突然間天地瞬時陰沈下來,隨即雷雨交加,那雨下得是一發不可收拾。眼看一時三刻哪都去不了,當時約莫是十點多些,左右沒事,就慢慢磨蹭著那碗快要見底的豆漿。
  「九十九分,就只錯了一題,前一天補習班還考過的……」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從從國中時父母親大人為了我的聯考大業全家一起戒了電視後,我就不大看電視了,這習慣一直維持到現在,且打算維持到我人生的終了。我一直認為看電視是最無聊最浪費時間的,就算是眾人高聲喊好的歷史大劇也是一樣。我情願看書,書中的想像空間一演成連續劇就全都死了,諸君不相信就看看那些改編過後的金庸。有回我母親看《神雕俠侶》時非要我陪上一下,我看了十分鐘的潘迎紫後便再也看不下去……後遺症是,現在只要是一看到「小龍女」這三個字,潘小姐那裝可愛的樣子就會浮現在我腦海,一整個的悲劇。
  可服役時我曾破戒一次,這破戒看的還不是那種一般性的電視節目,比如電視新聞那種有益於身心的玩意;而是結結實實「幾乎」看完了一整部八點檔連續劇——要說我這輩子最無法容忍的就是連續劇以及看連續劇的人,而我竟然當了一次傻瓜……這還無所謂,可我當的還是傻瓜中的傻瓜。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現在要介紹的這道菜,我認為百分之百是出於我母親獨創,因為除了我家外,還沒看過有哪家人是這樣吃虱目魚的。至於這獨家的專利權,我是個大方的人,只要你肯請我吃飯我就自動放棄版權不收你版稅。
  關於吃魚,從小我就被譽為神童,一度教育部想要將我吃魚的特異功能收錄在國小課本裡,與蔣公看魚兒逆水上游並稱為「雙魚座」……你不會相信,三歲時我就能自己挑刺吃虱目魚了,邊挑刺還能邊話厚到死沒人。當年,吃海魚可是屬於過年過節才有的一種奢侈行為。
  海魚中只有帶魚跟虱目魚是便宜到人人都吃得起的,但我小時台灣曾鬧過場霍亂,帶魚似乎被歸類於禍首之一。於是只剩下虱目魚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可以上餐桌的海魚了。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在作菜上……嗯——批評父母是大逆不道的,且從基本上來說,我又有什麼資格可以說三道四呢?
  小時候,我家住在學校宿舍,雖然只有六七坪大,在卅四十年前時可比附近眷村要寬敞多了。但這要付出代價的。學校宿舍像是個遺世獨居的荒島,上菜市場買菜光騎單車都需要個十分鐘左右……於是,母親與其他女老師們(那時小學校好像都是女老師)一樣,在上午第二節下課時(第二節下課要做健康操,所以休息廿分鐘)集體溜到菜市場買菜,再匆匆地衝回家裡淘米煮飯。
  當年大家三餐都是在家裡吃,沒聽說過什麼自助餐這類玩意。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這篇文章是因為老友 5656 提到,她說想要在她那知名的電子報上弄個食譜什麼的,於是我立刻自告奮勇地自我推薦,希望她在看過這篇文章後願意可憐我,低下頭瞧我一眼,然後勉為其難地將這稿子放上電子報……不只是這樣,我還有野心將我所知道的一切食譜都寫出來。這世界哪還有比吃還更重要的呢?
  這是關於泡麵的食譜——我是很正經的,這確實是一篇關於泡麵的食譜,你眼睛很正常,誰規定泡麵不可以有什麼突破性經典式煮法?
  首先,你必需摒除那種罪惡感,大聲跟自己說:「這是個自由的國家,我是個正常的人,愛吃泡麵是我身為個守法公民應該享有的最高權力,就像是我洗澡時一定要玩小鴨鴨一樣」。且根據醫學報導(泡麵公司所提供的),我們只需要加點青菜,就可以完全彌補泡麵所缺乏的所有營養;所以,別太擔心好嗎?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覺得你「生不逢時」嗎?
  在你上課上到一半時、在辦公室等Facebook菜園收成時、在等車或捷運或其他交通工具上發呆時、在家裡或賓館拿著遙控器一台台漫無目的轉著時、在做愛喘氣暫停的中場時分時、在夢裡以及被惡夢驚醒時……你會不會沒來由地突然興起股很深很深地感慨:要是我能早生或是晚生個若干年(也有人感慨他老子、老娘該早生或晚生個若干年的),所有一切就會全不一樣了。
  別害羞,我想這世上絕大部分十歲以上能背完九九乘法表的,都認為自己多少有些生不逢時——你只需要扣掉那佔全民總人口數百分之零點零一的功成名就偉人,再扣掉全民人口總數百分之零點零一只應天上有的陶淵明們,以及約百分之十未滿十歲還不會算乘法的幼兒們,剩下大約百分之七十九點九八的人多多少少會覺得自己生不逢時,會感嘆自己這生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浪費掉了。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約是1967年或更晚一些。那時我家才買電視,黑白拉門式的,只有台視,中視得要兩年後在我五年級時才會開播。買電視主要是為讓老爸看晚間新聞、讓老媽跟老姐倆看《群星會》的青山、婉曲、姚蘇容等等,到現在我還記得姚蘇容唱的:「今天不回家——」。
  那時代聽都沒聽過營養午餐這種高端玩意,也沒哪個國小學生會帶便當(帶便當表徵著種相當重要的社會地位,表示你已經是個大人,是國、高中生了),且似乎全世界所有媽媽都是家庭主婦都待在家裡邊作家庭手工邊等丈夫孩子回家吃飯;所以我們中午時會如鳥獸散般地衝回家吃個有媽媽味道的午飯,再趕下午第一堂課時回到教室……自然,那時也沒有什麼萬惡的午睡時間。
  午飯不是我衝回家的主因,大概也不是所有男孩衝回家的原因(女孩我就不清楚了),我們衝回家的目的是為了趕12點30播出的卡通。雲州大儒俠史豔文得等我小學六年級時才會撞到藏鏡人。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