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談了「喋喋不休」如不談她的雙生姊妹——「安靜」,就很奇怪了。
  安靜是這世界上越來越奢侈的一項享受,主要是因為在華人世界裡,沒人認為安靜是重要的,是必須的,甚至,有時「安靜」這兩個字會讓我們感到懼怕;因為一談到安靜,總會讓我們直覺地想到墳墓或醫院這個不吉祥的地方。
  為何需要安靜呢?我一個好朋友跟我說:「未來,你將會有非常非常多的時間可以好好安靜。」是的,每個人在未來都有無限時間可以好好安靜,所以現世的安靜就一點都不重要了。那就趁著有生之年用力地吵鬧吧!。

  雖然說安靜是這樣不重要,以及毫無意義;但世界還是有少數無聊份子不惜代價地試圖尋找安靜,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這種尋求安靜的人又分有各式不同等級,大致上可分之為高段、中段以及初段。雖說都是愛安靜的人,但分屬不同等級的人彼此差異甚大,或可說是全無交集之處——不是說你在初級待得夠久,就會像是練習柔道或下圍棋或傳銷公司那樣頒給你張證書,證明從明天起就可以被稱之為中級了……不!這三者之間根本毫無關聯,其差距甚至比愛安靜與不愛安靜者之距離還要遙遠。
  我大概是屬於初段的——雖然喜愛安靜,卻又不是絕對不能忍受噪音,甚至有時太過、太長時間的安靜還會讓我有種不太安全的感覺。我習慣那種悉悉瑣瑣有人在我身邊走動的聲音,比如我喜歡小女在我書桌旁任意玩耍,只要不尖聲喊叫或不停問我問題就好。有時小女玩得入迷,有時玩得睡著了,久不出聲的安靜常會讓我驚嚇到以為出事情了。
  學生時代我玩熱門音樂,那時所謂的熱門音樂現在可能已被視之為藝術或古典音樂了吧!我會的樂器還真不少,大多是那種吵死人不償命的玩意,從吉他到爵士鼓到電子琴等等。那時我和三個志同道合的同學組成了個合唱團,為了練歌,團員們大家湊錢租屋……只是樂團一直處在搬家當中,沒有一個房東或是鄰居歡迎我們,甚至有的房東不止不要房租,還出錢叫車拜託我們滾蛋。
  我也愛在家裡旁若無人的自彈自唱,所以只要我在家,母親就規定我一定要緊緊將門關好……大概是怕我爸血壓升高吧!退伍後有了自己的家,我常跟三五好友盡夜歡談;有沒有吵到鄰居我不知道,但起碼妻子兒子都大大地抗議過。所以在基礎上,我又不能算是個很愛安靜的人。
  我的愛安靜是自私的,是要求宇宙得依著我的心情運行——心情不好時就要整個世界陪著我安靜下來,如果心情大好,我可又比誰都還要吵鬧。

  關於高段愛安靜的,大多是宗教界人士,這些人六根清淨一塵不染,你會發現連蚊子飛近時速度都會自愛地慢下來以示尊重。這類人有種精神上的感招力,他這麼安安靜靜地一坐,旁邊一堆人也都跟著安靜下來像傻瓜般地坐著不動不說話也不難過。最近流行的「打禪七」是整整七天不可以說話的,某位朋友說他打禪七回來後整個人生觀都改變了。我看也是,人謙虛了也豁達了;但好像功效也就只那十天半個月的,怪不得那些高僧們都躲在山上不敢下來。
  我還有一個朋友是屬中段班的。跟這朋友出外吃飯簡直是痛苦之極,無論是鄰桌說話稍稍大聲或是服務生相互招呼都可以驚動到他,一點風吹草動他便如孫猴子般爬起身來四處張望。我一直有點怕他哪天會忍不住地從耳朵裡掏出根如意金箍棒砸了餐廳。
  我討厭開口說話,卻喜歡吵鬧的人。吵鬧的人讓人心情愉快,我情願跟小孩一起十天半個月的,也不願陪高僧禪坐十分鐘以上。年輕時我也吵鬧過,吵鬧是精力的象徵;而我感覺自己已垂垂老矣,能做的只是在自己的安靜中看著別人笑鬧,並從中偷偷感受到點歡樂。
  我但願我是個吵鬧而無禮的傢伙,但這似乎是個無法達成的願望了。

謬西 2000.10.22 收錄於《嘟嘴的老國王》
創作者介紹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