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喜愛玩《魔獸世界》等暴力遊戲,而被挪威媒體稱為「挪威魔獸」的殺人魔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在他一千五百頁的「歐洲獨立宣言」裡多次「推崇」台灣、日本和南韓採行單一族群文化價值體系(monoculturalism),排斥外族。其中提到「台灣」和「台灣人」不下十六次。
  雖然我們不清楚布雷維克被《魔獸世界》或他「幻想出來的」台、日、韓三國「排外文化」影響多少,但也不能隨便就說「因這人是個瘋子」,就能幫《魔獸世界》或是台灣撇清一切——也就是說,《魔獸世界》與台灣文化,是否真如這殺人魔所說的,「是保守派運動的楷模,恪遵族群血統純正的原則」?

  《魔獸世界》的世界觀,是建築在十二個種族(最早是八個種族)所組成的兩大集團(部落與聯盟)為生存而相互對抗。兩大集團除相互廝殺外,又偶爾聯手共同對付真正的惡魔敵人,如燃燒軍團或巫妖王等等。
  最早部落與聯盟最大的差異在:聯盟擁有「聖騎士」這個職業,而部落則擁有「薩滿」。
  其實很容易就能發現《魔獸世界》的世界觀是模仿了十二到十四的東西陣營對抗,十字軍東征——當時東西陣營最大的分歧是在信仰,是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血腥對決。在《魔獸世界》裡的聖騎士的穿著、技能都毫不掩飾明白寫著「聖殿騎士團」:但遊戲裡告訴我們,並不是只有基督教陣營是好人,雙方都是為求生存而戰,都各擁有主戰與主和派,都各有能讓對手尊敬的偉大英雄。
  這樣的世界觀相當完美的,或是該說,忠實地映射出東西兩方從古至今對抗的源由——生存。而這完美在2007年4 月3日《魔獸世界:燃燒的遠征》資料片推出時(是指台港澳等地區推出時間,歐美要更早一些)被整個打破。
  從《燃燒的遠征》開始,部落與聯盟同時都擁有了聖騎士與薩滿職業,不再獨享。於是陣營間的區別與宗教信仰完全脫鉤,部落與聯盟像是分裂的基督教世界,而他們偶爾聯手對抗的惡魔敵人則是伊斯蘭世界——反正伊斯蘭世界沒誰玩《魔獸世界》,反正伊斯蘭世界老跟老美過不去。

  以上所述相當複雜,如非《魔獸世界》玩家可能沒法看懂。這裡我們用簡單的一段話來總括,就是:《魔獸世界》的世界觀是建築在,兩大陣營(分裂的基督教世界,雖然彼此戰鬥,但仍能以外交手段控制,類似美蘇的冷戰時代)與絕無妥協餘地的惡魔(伊斯蘭世界)間的戰爭。
  在這樣世界觀的遊戲裡,「排外」就等於是「忠誠」、是「道德」了。
  而並不能以此來責怪《魔獸世界》,因它起碼曾試圖告訴我們:種族、信仰間的紛爭其實是很可笑的。在其他無論是網路還是單機版的電腦遊戲裡,善惡永遠是兩極化的,非我族類的絕對就是壞人——《魔獸世界》的問題在:它曾經完美過,它是世界最受歡迎的線上遊戲,以致於就倒楣被抓出來當代表了。
  所以將問題都歸給《魔獸世界》是不完全公平的。
  但有趣的是,我們卻可以從《魔獸世界》來檢視台灣人是否排外,是否「是保守派運動的楷模,恪遵族群血統純正的原則」。

  我在2009年時寫過一篇《魔獸爭霸——蝗蟲的故事》,裡面大致描述了對岸玩家大舉入侵台灣《魔獸世界》伺服器的過程。不知道是國民黨太蠢,還是民進黨太聰明,總之國民黨這頭完全不懂網路文化的笨恐龍,就傻傻地看著事情惡化至今……我想,這事件起碼讓十萬以上的票的由藍轉綠。
  雖然因為對岸遊戲進度已經追上台灣,與台灣同步,以致於走了相當數量的中國玩家,但這對中國人的「恨」依舊存在,且在年輕一代中默默蔓延著——你上網隨便找幾個台灣《魔獸世界》玩家來問,問他們對中國人的感想,你會發現絕大多數玩家對中國人的認知是:霸道、不守秩序、騙子、沒文化、鄉下土包子、混蛋……他們甚至連標準國語(對他們來說是普通話)都說不好。
  就連大陸出的一個滿不錯的語音軟體YY,都被台灣玩家傳成帶有病毒。
  我曾用另個角度問過很多台灣玩家:中國人花錢來台灣玩遊戲,與跟開放中國人來台灣觀光不是同樣意思嗎?他們來玩,就得付錢給台灣遊戲公司,而台灣遊戲公司則因此而增聘員工、多繳稅,這等於是大大地幫助了台灣整體經濟環境(以十萬大陸玩家來算,每月四百五十元,一個月是四千五百萬……如果二十萬玩家就要上億了)。
  但這些台灣玩家毅然決然地表示,他們不屑賺這個錢,不惜代價只求能有個純台灣人的遊戲環境。
  這些年輕玩家們甚至表示,他們這輩子都不會與中國人接觸。
  請告訴我,台灣人不排斥外族嗎?挪威魔獸布雷維克說的有錯嗎?

  我並不是統派,我甚至認為經過一甲子的分離後,台灣與中國已經沒什麼相干的地方了——這主要是指文化上,而非血統。有人會說兩岸讀同樣老祖先寫的文章,用相似的食譜煮出類似的食物,祭祀同樣的祖先與同樣的神明;但請翻一本對岸出版的書看看最簡單的生活用詞(這裡不是指正體、簡體,爭這一點意思都沒),就知道兩岸文化差異有多遙遠了,像美國與英國那樣遙遠。
  但這並不能合理化反中,反而讓兩蔣時代的「漢賊不兩立」失去了依據——既然是一邊一國,又怎能稱對方為「賊」而去「不兩立」呢?
  是的,中國並不這樣想,他們老認為我們是他們的一部份,老想一口吞掉我們。可這同樣也不能合理化反中:除非你想跟它打一仗,還得打贏,告訴它老子不吃你這套;不然你得跟它談,得與它接觸,得跟它的國民交朋友。
  所以為了安全,我們不但不該反中,反該親中,不是嗎?

  有人擔心台灣會不會也發生這種可怕的屠殺事件。我認為絕不可能,因為台灣目前的敵人只有中國,而台灣人普遍反中。尤其選舉到了,政黨間的惡鬥更把整個台灣往右拉——國民黨是執政黨,它保守、右傾我們能夠理解;但在野的民進黨比國民黨還保守、還右傾又是怎麼回事?
  舉國右傾,多像是二戰時的德國啊!
  所以,在一整個極右派的台灣,是絕對不會發生這種屠殺事件的。

謬西 2011.07.29
創作者介紹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