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電影就該是這樣的——放縱、自由、任意而為。
  對有亞洲臉孔的電影失望很久了。要不是追著好萊塢跑,要不就是港片那套,再不就是最近復活的瓊瑤風;要不是太文藝、太沈重、太抽象,要不就是太沒存在感、太感官、太純情。以致於近年我看的絕大部分都是西片。因這先入為主觀念,或許我錯過了太多太多了。
  其實我也不是完全只看西片,這幾年也嘗試看了幾部被吹捧上天的,像是台灣的《海角一號》、《艋舺》,大陸的《讓子彈飛》、《非誠勿擾》,日本的《挪威的森林》等等,感覺全都失望到了極點。這裡我要附和一下九把刀的「挺好片不挺國片」。雖有人大肆批評,認為九把刀吃台灣米不挺台灣片,大有台奸嫌疑,可有誰能就邏輯來推翻這句話呢?
  但從另個角度來說,我們還是應該支持亞洲電影,要特別給它們機會。這兒為何不說國片而要說亞洲電影呢?首先我得解釋,這兒說的亞洲電影是指台灣、大陸、香港、日本、韓國,主要是因為文化以及種族接近的關係,與民族主義完全無關。看亞洲電影時自然而然的會有種生活上的貼近感,起碼大部分風俗曾接觸過或是曾經聽聞,大部分的笑話能笑得出來,就像是本片。

  說到本片,我不認為需要如一堆影評那樣為本片做出太多「意義」上的解讀,像是友誼至上等等;本片之所以好,就好在它試圖想要掙脫被現實規範住的「人生意義」,在於拍出簡單的、輕鬆的、不負責任的、快樂的「好看」電影。尤其是不負責任。
  我想看完本片沒人會誤以為導演中島哲也在推廣所謂的洛洛可式的信仰或是太妹生存哲學。如果你看完本片後決定開始每天如桃子般只穿一身輕飄飄的洋裝,只吃甜食,表現出柔弱無力,活在虛無飄渺的夢裡;或是如白百合巫女般的黑眼圈、黑指甲、黑唇膏、滿嘴髒話、四處吐痰、穿特攻服,每天騎著奇怪的機車漫無目的亂逛……那是你的問題,你本來就是那種看完武俠片後會上山尋找武功密笈的人。
  本片故事很簡單,就是一對有著不同(甚至相反)人生觀的少女執著於自己夢想——不是在夢裡執著,而是認真地生活出來。為何要用「一對」少女兩種夢想呢?應該是為了能更清晰應對出其中荒謬。重點在,雖然兩種夢想都很荒謬、不可思議,卻沒有哪個夢比較好的問題存在。
  於是在看這部電影時,不知不覺我們會陷入回憶,憶起那起初「曾經」想要這樣活一輩子的夢裡。
  我們活的世界有兩條軌道,一條是我們所熟知,是人人都清楚應該這樣做才對,是正確的、合理的、不需商量討論就很清楚的;另一條則是我們的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夢,但絕大部分的夢也就是夢,沒誰會笨到讓夢成真。
  這夢並不是我們說的那種成大功立大業的有價值、有目標的夢,而是更深點、更起初、更無稽,像是日本漫畫裡那些奇奇怪怪的……這也就是日本漫畫會如此風行的原因了。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不只本片,所有電影講的都是夢境,例如拿槍掃射殺死所有我所討厭的傢伙,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但大多數電影都太正面,或是說太想要負起該有的社會責任,總想要抓住一個正確的政治方向……讓夢不至於脫離「應該這樣做才對」的範圍,或至少在結局時讓大家回到「應該這樣做才對」——於是我們的夢會是去非洲救助難民,會是掀起一場對抗法西斯的革命,或是放棄榮華富貴成為個窮苦的藝術家等等。
  不是說這種夢不好,但這是負責任的夢,是後天學校教育訓練出來的夢。在最更深處我們還有另個活潑的,像是孫行者反出天宮那種無法無天、幼稚的夢……老實說,在接受台灣這樣的教育後(我想全世界的教育都有這功能),我已弄不清楚我最初的夢了。

  很多人會拿本片來與《艾蜜莉的異想世界》(Amelie)來做比較。可惜的是,本片還是差了這麼一點。要說差在哪?該說是沒能夠有始有終,是在片尾時出現生硬的想要合理收尾,出現想要說清楚電影內容的企圖。
  既然已經卡通化了,為何就不能卡通化到底,為何就不能讓結局更離譜些呢?不知道這是不是亞洲電影的原罪,亞洲人向來比較嚴肅。

  跟很多人不同,本片我最喜歡的角色是飾演太妹的土屋安娜,尤其是走路姿勢還有說話腔調等一整個的與動畫裡的太妹相同。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我童年有過這樣的夢,想要當個特立獨行但穿著很拉風的流氓……

謬西 2011.09.04

譯  名:下妻物語 / Kamikaze Girls
片  名:しもつまものがたり
發行日期:2004
類  別:劇情 / 喜劇
片  長:102min
導  演:中島哲也
主  演:深田恭子
     土屋安娜
     宮迫博之
     篠原涼子
     樹木希林
     岡田義德
     小池榮子
     阿部サダヲ
     荒川良良
     矢澤心
     福田麻由子
     生瀨勝久
獲得獎項:日本學院獎獲得最佳新人獎,提名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
IMDb:7.3/10 (3,133 users)  http://imdb.com/title/tt0416220/
創作者介紹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