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幾天前心一橫把大腿內側粉瘤給割了;開刀事小,煩人的是每天都得換藥——掛號,繳一百五十元掛號費,然後就呆坐在候診室看電視(還倒楣看到瓊斯杯中華隊被伊朗痛宰)看人來人往,看上個半小時一小時。終於輪到我時,因為我這只是小刀,所以三分鐘不到就被打發出來……感覺就是一整個的不合算,為什麼我就不能跟別人一樣也在換藥室裡待上個十分鐘半小時呢?
  說來我這人小氣輸不起,所以幾十年不看中華隊比賽了,那日看了中華健兒(還能這樣稱呼嗎?)的「英勇」表現,差點沒在候診室裡氣到中風……所以電視是不能看的,不是政治就是輸球。不看電視就看人吧,這裡就說個昨晚我在候診室看到的個故事。
  不是很特殊或很刺激驚人,只是段小小插曲,讀者千萬不要以為其中深藏了什麼偉大隱喻。

  那是個粗壯漢子。六十左右,穿著套標準的工廠藍色作業服,黯黑油汪汪的圓臉配上雙細眼,身材甚是壯碩,一看就是個慣做粗重活的。他下巴上貼著塊小小四方形對比甚是強烈的慘白紗布,前胸扣子打開約四五個,結著些看來甚是可疑不知道是血還是油污的暗色硬塊,呼著粗重氣息。
  應該是他妻子的女人約莫也是那樣年紀,默默坐在他的身旁望著門外。
  這漢子為何坐在這兒?下巴那塊紗布又是怎麼回事?是因為車禍還是什麼可怕遭遇?但就只那麼小小一塊紗布,身上衣服也沒擦破——可他大約每卅秒都要發出道讓人崩潰的痛苦呻吟,還配上段喃喃自語,身子搖搖晃晃的,感覺隨時都會撐不住砰的一聲當場倒地。男子說的是台語,但不知道是先天說話不清,還是下巴傷口關係,總之就是完全沒法聽懂他到底在哀訴些什麼。
  不過這也不關我事,他有他女人陪在身邊,我擔心些什麼呢?
  大約十分鐘後,進來了個同樣粗壯、同樣臉龐、穿著同樣樣藍色工作服的男子,只是年齡約要減掉個三十歲上下。他提著個安全帽直直往這走來。
  「阿到底是怎樣了?」原本沈默的女人一見男子進門,立即起身開足馬力宏聲問道,「你老爸像死人一樣什麼也不肯說!」
  「是他自己騎車OOXX@@##……」
  這裡有兩點需要解釋。其一是:兒子回答的話我沒法完全聽懂,他同他父親一樣似乎也有點大舌頭之類的,字與字都混在一起;其次是:這中間的時序與邏輯關係我也不很清楚——或許是父子一起出事,媽媽隨後趕到,還是……但這不重要;我這人只有一個優點,就是對別人家的事情向無半點好奇心。
  我聽不懂無所謂,反正他父親聽得懂就好。說時遲那時快,那父親如鐵塔般的身子突然跳了起來,伸手就向兒子衣領抓去,大喝了一聲:「幹你娘!」這「幹你娘」三字倒是字正腔圓中氣十足,想必是平時常常練的。
  那兒子也不生氣,像是早料到父親會來這下,輕鬆退了一步閃了開來。那剛才才被「幹了的娘」身手也不輸給兒子,第一時間扶住了差點倒頭栽的父親……抬頭對兒子叫道:「阿你是要怎樣,是要氣死你老爸喔。叫你老婆把車開到門口來,馬上要輪到打針了。」
  然後兒子笑嘻嘻的轉頭就出去了。

  這類帶著點黑色喜劇的片段在急診室裡無時無刻都上演著——某個人出車禍或生了急病被送進醫院,探病的親人一到,安慰的話還沒開口反倒先吵或打了起來……我想大家都有經驗,在醫院裡常會碰到這種不太長眼的傢伙們,生病的、探病的熱鬧成一團,就好像醫院是他家開的。
  你覺得可笑,覺得胡鬧,可一旁那孤伶伶一個人躺著的可羨慕死了。
  人的一生,求的是什麼?不就是這麼點小小安慰?
  以前我不太懂,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多半人死前都希望能夠有親人伴著陪著,就算是再英雄豪傑也是一樣。你看成吉思汗,英勇一世,死前卻被一群人給密密圍著,不缺氧嗎?就好像能帶著這些親人屬下一起下陰間陪伴似的……總感覺這叫做半途而廢,死得不夠漂亮——人都要死了,怎還要煩惱這些親情什麼的——人死就該乾淨清爽,千萬別婆婆媽媽。這是我以前的觀念。
  隨著年紀增長,我慢慢懂了,人的一生不過就是個有頭有尾。你出生時有母親在場,熱熱鬧鬧;你死時也會希望有兒女在場,熱熱鬧鬧……抱歉,我是個非常重視人該生養兒女的人,或許我老了,觀念也改不了了。

  我想,哪天萬一是我躺在醫院(遲早會有那天的,無論是你是我)?我會萬分期待我的兒子、女兒也會如此跑來責備我,說我不好好照顧自己身體,以致於弄得就要死了——但別太吵,一則吵到旁人不好,再則我還是很怕吵的。
  至於死後葬禮,那就真隨便了,人死了誰還管它是怎樣埋的?
  所謂的死而瞑目大概就是這樣吧。

謬西 2011.08.14
創作者介紹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