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投票給蔡英文小姐,不表示會投給馬英九,我上回投票已經是廿多年前的事了;且更不表示蔡英文不會當選,依目前情勢來看,蔡小姐的機會還滿濃厚的,起碼比馬英九要濃厚個三五倍有餘。
  所以這篇文章大可以列為狗吠火車之林——既然十拿九穩了,既然對當「全民總統」毫無興致,又何必管這些這些有的沒有的雜音呢?

  話說,我雖算是外省人第二代(根正苖紅,父母皆外省籍),卻十足的天生反骨。十來歲時我便天天在高雄大舞台戲院附近各書攤流連,看李敖,看各種黨外書籍;服役時,我跟一些本省同袍們在安全範圍內大肆嘲笑所謂的「政府德政」;在家裡,整天跟老父爭辯為何不開放黨禁、總統為何不能直選……
  老爸在世時總擔心遲早我會跟他的某些朋友一樣被抓進大牢裡。
  其實不只是我,我所知道的外省第二代,是最有趣的一代,這代甚至要比衣食無缺整天只懂得電玩的外省第三代更要反動。在我們那代寫情書會被貼上學校布告欄,跳舞可以被退學,女生頂著西瓜皮、男生髮長不得超過教官指縫。我們眼睛看到、耳朵聽到、以及教科書裡敘述的,是三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在那樣的環境裡,我們比誰都想從威權的魔咒裡掙脫出來。
  以致於現在民進黨裡就有著不少的外省第二代菁英,如果加上黨外時代,加上進了民進黨又反出民進黨的就更多了。

  在聯合部落格(UDN)裡有位只准他罵人卻又禁止別人發言的朋友……有人說這位朋友是蔡英文辦公室裡的某發言人,初看頗像,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像極了;但我認為不是,絕對不是,因為這位朋友雖能成天屁事不做看完全部你所能買到的報紙,然後一天寫上兩到三篇以上文章,卻堅守著週休二日規則;週休二日必須的,但如以蔡小姐辦公室發言人來說就太不合格了。
  這兒並不反網路黨工,我反的是——在他文章理你不時會看到「支那」這樣的稱呼。這很奇特嗎?一點都不奇特,這位黨工不過是滄海一粟,在網路上你到處都能看到眾黨工們喊支那人的,喊中國豬的,喊外省人滾出台灣的……而這就是我之所以為何沒法投下蔡英文這票的原因。
  每看到有黨工試圖長篇大論的解釋「支那」一詞並無貶意時,我就想笑。
  既然沒有貶意,你又為何要解釋呢?甚至說,你又為何要在特定場合裡使用這詞呢?瞎子都能看出,當這些人在用「支那」這詞時,心底想的是「我要以這詞來羞辱這群我討厭的人」,而非「我要以這詞來為古文化正名」。
  當我穿著不過就是件軍服的納粹軍服時,我腦海裡想的就只是帥;於是我難以理解,猶太人是在那生氣什麼?然後我花上一輩子時間用各種哲學工具來解釋:衣服的本身不過就是衣服,是由各種纖維組成,與納粹毫無關係!
  所以當我單說一個「幹」字時,我是說在我正想要去工作,還是努力工作……是你主觀地認為我是在表達我的不爽,以及表達我對女性的污衊。
  這裡我根本不願意解釋「支那」來由,不需要去看《銀河百科全書》或《銀河系漫遊指南》,地球上的《維基百科》裡就有很清楚的來龍去脈了——「許多人認為一個稱呼在聽者耳裡為蔑稱,即賦予了其相應的感情色彩」。
  難道民進黨黨部或蔡英文小姐都不知道自己的黨工們在網路上寫些什麼,也不需要為此負絲毫的責任嗎?
  所以我們可以推測出,是民進黨在暗中鼓勵……至少是「不反對」他們的網工們使用「支那」以及其他諸如「中國豬」等等惡性詞語。這是非常惡劣的,可以說是完全不負責任的一個政黨——當這些網工在網路上說一句「支那」時,就等於蔡英文在那兒高呼上一句「支那」!

  於是我們發現,「台灣」已被某些人或群體或政黨給整個壟斷了。在民進黨裡,外省族群入黨時倒像是水滸傳裡的:
  林沖道:「小人一身犯了死罪,因此來投入夥,何故相疑?」
  王倫道:「既然如此,你若真心入夥,把一個投名狀來。」
  林沖便道:「小人頗識幾字。」乞紙筆來便寫。
  朱貴笑道:「教頭,你錯了。但凡好漢們入夥,須要納投名狀。是教你下山去殺得一個人,將頭獻納,他便無疑心;這個便謂之『投名狀』。」
  林沖道:「這事也不難,林沖便下山去等。只怕沒人過。」
  王倫道:「與你三日限。若二日內有投名狀來,便容你入夥;若三日內沒時,只得休怪。」
  林沖應承了,自回房中歇息,悶悶不己。正是:
  「愁懷鬱鬱苦難開,可恨王倫煞弄乖。明日早尋山路去,不知哪個送頭來。」
  當年林沖煩惱的是「只怕沒人過」與「不知哪個送頭來」,今日卻是不需煩惱,只要你能罵出「支那」二字,就等於是拿著父母親以及祖宗八代的腦袋來投名了,還有誰的腦袋比這更珍貴呢——我可以不同意自己是中國人(當然,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完全不需要去繼承這種沒意義的國族信仰),但當我父母或更早一輩的長輩堅信自己是中國人時,你起碼不會指著他們鼻子罵支那吧。
  可當我能在黨內同志面前辱罵自己父母為支那人,獻上他們頭顱,且仍能露出微笑時,就表示我取得了入夥資格。
  這種事在歷史上曾經有過,上次發生是在文化大革命時。

  親愛的蔡英文小姐,難道貴黨就不能好好管束一下黨工們的用語用詞嗎?這是個文明的社會,就算妳再討厭我們,就算妳即使當選也不屑於承認是我們的總統(這是最令人感傷的了),也不需要鞭屍,侮辱到我們的先祖吧!
  所以,真的,雖然我們擁有同樣的志向,卻是妳不要我們,而不是我們不想投票給妳。

謬西 2011.07.11
創作者介紹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