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從地底噴出四面包圍著,伸手就是門卻怎也打不開來……楊呆坐在床上,好一會兒才意識過來今早的起床音樂是《我逃向何方》。
  「睡得好嗎?」對巴哈有種宗教性的莫名狂熱的蓋亞用著充滿朝氣地聲音說道,「昨晚你母親有來電。」
  真的是夢嗎?雖然不知道現在的確實溫度,但可確定這兒剛才絕對沒火噴出來過。楊此時吸入的是經過濾淨再生,帶著茉莉花香的清涼空氣。
  「幾點?」
  「七點四十三分十八秒。土司夾蛋,牛奶?」
  比平時晚起了些……嗯!九點公司有早報,時間上……楊略略的在心底盤算了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
  「可樂。」
  「早餐喝可樂不好,」蓋亞嘮叨地說著,「你的體重,還有牙齒……」
  「可樂!」楊用堅定地打斷蓋亞。
  每天起床,楊都要這樣跟蓋亞鬥上一次,有時他感覺自己就快崩潰了。蓋亞是植入式「個人中央神經元件」,從楊還是胚胎時他們就在一起;這世界最瞭解楊的就是蓋亞,她是他的保姆、老師、好友以及——守護者。
  走進浴室脫了衣服,楊站在落地鏡前端詳著自己。他有些不滿意自己的小腹,心想等等該跟蓋亞討論一下這多出來的贅肉;當然,一切的減肥行動都要在允許喝可樂的情況下進行。接著,他想到今早會議的預定討論內容,F651號衛星的起重工程進度慢了有兩個月了……
  突然地刺痛將他拉回到現實,楊跳開尖叫起來。他望著蓮蓬頭噴出還冒著蒸汽滾燙的水……
  楊低頭望著前胸,似乎並沒什麼大礙。這是今天早上第一件不對勁的事情……或許不是第一件,如果夢中如地獄冒出來的火焰也算在內的話。
  「怎麼了?」蓋亞關心地問到。
  「水溫?」楊聲音裡帶著疑惑……
  「水溫怎樣?」
  用指尖輕觸了一下,比體溫略高令人感覺相當舒適的四十度上下?不!剛才不是這樣的,一分鐘前那水還相當之燙。楊雖然不知道剛才的水溫到底是有多高,但肯定是能燙傷人的。
  蓋亞昨天進行了例行的 Update,楊對這次的更新有些擔心。上個月火星殖民地的一艘太空梭就因主電腦的一個錯誤,降落時偏了零點七公分,四百五十八條人命。一台四十八年的「神經元件」會不會更容易犯錯呢?
  楊的專業是星際商事法,在微電腦工程這方面他可說是全然的無知。
  「蓋亞,你還好嗎?」
  「早餐好了,」蓋亞像個老媽媽似地忙碌說道,「現在已經八點零二分了,你九點有早報,別到時搞得鈴木先生又發脾氣。」
  鈴木是楊的老闆,一個脾氣頂壞的老傢伙。
  楊有些疑惑起來,剛才的一切真發生了嗎?很明顯的,蓋亞並不以為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於是他決定相信蓋亞,從來就是這樣的,除蓋亞外他也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略焦的土司、七分熟的蛋、可樂,一切都以楊習慣的方式被放在桌上了。機器人靜悄悄地滑出了餐廳。
  屋子的一切都是由蓋亞打理的,她是這的網路中樞。
  「有什麼新聞?」
  「火星內閣宣布總辭。」蓋亞繼續嘮叨著昨晚的事情,「昨晚你母親說了很多,你這個月,嗯——還有上個月都沒回去。」
  「你認為,會發生戰爭嗎?」在土司上抹了層厚厚的奶油,一股香味立即瀰漫開來,楊帶著滿足深吸了一口。
  「體重!我必須建議你改成無脂的……或許你該結婚,我跟你母親談到前天那位女孩……」
  「閉嘴,蓋亞,那是我的私事。」
  嘆了口氣,蓋亞回道,「我認為最多只是經濟報復,聯邦該自制些了。」
  「給我新聞!」咬了口土司,微溫的蛋黃從土司裡流了出來。
  本來掛著《The Scream》的牆面突然發出了微光,空洞的雙眼逐漸隱沒,最後消失的是那張什麼都沒喊出的嘴……只是,本應當出現新聞報導的螢幕呈現的卻是一片雪花。
  「你母親說……」
  「蓋亞,電視!」
  「電視怎樣?」
  空氣有些沈重。楊遲疑了下。或許這沈重是因為剛吃飽的關係,還是自己生病了?清晨因酷熱而醒的夢再次浮現在他腦海之中。
  餐廳裡播放的音樂是《讚美唯一真神》,在巴哈的管風琴聖樂聲中,楊益發的煩躁了起來。
  「電視,還有,空調也壞了嗎?」
  「現在是八十七號頻道,空調也很正常,還是你希望要再提高點溫度?」蓋亞繼續她剛剛未完的話題,「你母親說……」
  「蓋亞!」楊用著嚴肅的語氣說道,「我希望你能做一些自我測試。」
  「抱歉!」蓋亞很快的回答說,「我無法與中央系統連上。」
  「出了什麼問題?」
  「正在查,不過請放心,我想是太陽黑子。還有,我知道今天市府有個纜線更新工程,或許他們挖壞了光纜等等。」
  「所以我們沒電視了?」
  「我們談的是中央系統,」蓋亞的語氣中有些不信任,她用著關心地口吻說道,「我這裡顯示電視是正常的,華萱正在播報關於火星內閣……」
  「溫度,妳可以把室溫調低一點嗎?」楊決定放棄爭執,打算採取較聰明的迂迴手段。
  「我建議你多穿一件外套。」
  丟下早餐,機器人立刻悄悄地滑了進來收走一切。楊起身走向客廳,餐廳的螢幕立刻切換回到原本的壁畫《The Scream》,那雙空洞的眼神依舊是凝視著遠方,靜靜地,毫無期盼。

  「辦公室……」
  楊站在客廳的中央,室溫似乎已恢復了正常。他思索著該怎樣處理目前的問題,尤其是,在沒有蓋亞的協助下。楊回憶著過去的經驗,這才發現自己從來沒單獨處理過任何事情。
  客廳被布置得像是海底,四周的牆如同透明玻璃一般,七彩的魚兒在四壁間游動著。
  「還有四分鐘才開始上班!」
  「我看不到辦公室!蓋亞,燈光……還有,室溫能再低一些嗎?」
  悶熱的感覺又出現了,客廳的燈光開始一明一滅地閃著。除了那些游來游去的魚之外,牆壁依舊是原樣,應該出現的螢幕並沒出來。
  「辦公室已經出現了,你需要我幫你進行精神分析嗎?」
  蓋亞的語氣裡出現了一絲困惑。顯然,她認為這一切是楊的問題,是楊在精神上發生了幻覺或是什麼問題。蓋亞是實際的,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以一種最合理的方式,像母親一樣保護她的楊。
  「等等!蓋亞,這是妳,還是我的問題?」
  「我認為是你精神上的問題。在我系統裡顯示一切都很正常。」
  「可是室溫?」楊反駁著。
  「目前室溫是攝氏二十一度。」
  溫度持續上升,楊猜想,客廳這至少已有卅五度以上了。他額頭冒著汗水,上衣整個都被浸濕。楊猜蓋亞在昨天的 Update 裡出了什麼問題,只是他卻完全不知道該怎樣解決。
  「還是連不上中央系統嗎?請再幫我調低些溫度。」
  「抱歉!這是今早唯一的問題,這問題以前也發生過。」
  「我想給我母親一通電話。」
  「抱歉!忙線中。」
  越來越熱,楊感覺在高溫下空氣也跟著稀薄起來。兩個機器人像是沒頭蒼蠅一樣的在房間與房間中穿梭,無所事事地來回奔馳著,越來越快。
  該怎麼辦?楊試圖要振奮起來扭轉形勢。
  「我有點不舒服,嗯——胃,或許我發燒了,可以幫我連上醫院嗎?」
  「我認為……你一切都很正常。」
  「蓋亞!幫我聯絡,我要醫院!還有,空調,再低一些好嗎?」
  「醫院忙線中!」蓋亞輕聲說道,「已經十四度了,你不覺得你衣服穿得太少了嗎?」
  「聽著,蓋亞,我想出去散步一下。」
  「很抱歉我沒法同意,氣象報告說,今天的輻射量比安全值高了許多。」蓋亞說道,「還有,鈴木先生已經在線上了,我想他又在發脾氣了,你不打算坐下來嗎?我已經啟動了你的秘書資料庫。」
  四周的牆依舊是那些魚兒。楊感覺空氣在肺裡就要燒起來了。那兩台小小的機器人無聲的奔馳著,其中一台斜撞過來絆倒了楊。
  「蓋亞,開門!」楊摸了一下膝蓋,很痛,不知道有沒有傷到骨頭。
  「門開了!」
  楊避開了另一台衝過來的機器人。他跛著來到了牆前,推著、搥著,卻沒有任何動靜。
  「蓋亞,開門!」
  「門已經開了。」蓋亞溫柔地說著,「你該穿上防護衣的,這種天氣實在是不適合外出。」
  《我逃向何方》樂聲響起,靠著牆楊滑坐在地上,心底起了一陣恐懼。他開始哭泣,不知所措地哭著。
  「你母親說,」蓋亞的話如樂聲般響起,「你就是不知道照顧自己……」

謬西 2005.12.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謬西 的頭像
謬西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