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閒不下來喜歡沒事找事做的人。十來年前我迷上了釣魚,起先是玩不太需要用腦的海釣,還在某次釣魚比賽中還得過亞軍,獎金五千……海釣實在是麻煩,都是重裝備不說,除非跑去魚池裡釣人工養殖的黑鯛、金目鱸外,得開上一兩小時車才有魚釣。所以後來我改行釣起淡水池釣了。
  別的地方我不知道,在高雄這是沒太多非人工釣場的。我偶爾聽說有人在高屏溪釣,卻沒真看到過;愛河畔是不少人釣,但釣的似乎是逆流而上的海吳郭、豆仔魚或帶魚;以前我還去過金獅湖,金獅湖的魚小到可憐,除少數鯉魚外釣上來都是超大隻外型有點可怕的琵琶鼠魚(被放生的,亦稱為吸盤魚、垃圾魚或清道伕魚);蓮池塘我也去過,那的鯉魚跟吳郭魚超大隻,但土味重到完全不能吃。這些都是十幾二十年前的事了,現在怎樣就不知道了。
  其實高雄最理想的釣魚區是澄清湖,可是禁釣。自來水蓄水區禁釣有它道理,但也不是腦袋就這樣死,如果規定只許用模擬餌釣不就好了?這樣不但能避免水質污染,又可以提倡釣魚這最棒的休閒運動。

  釣魚一般來說有兩大樂趣,一是鬥力(巧力,非蠻力),二是鬥智。海釣玩的是鬥力,怎樣把條大魚給弄上岸而不斷線,在台灣沒《老人與海》裡寫的那種大魚,但搏鬥個十來分鐘算滿正常的。而淡水池釣就以鬥智為主了。我沒溪釣過,以前高雄楠梓仙溪有固定的開放溪釣季節,始終抽不出時間去試。還有西方慣常的模擬餌釣,真的是偉大,集鬥智鬥力於一身。
  自我迷上釣魚後,我前妻差點沒有瘋掉。台灣沒太多關於池釣的資料,那時也沒網路,我託朋友從日本弄了不少相關資料回來。首先是魚餌,每到週末我家廚房就全都是我弄的魚餌大餐:從蕃薯到南瓜到小米……我調配過最成功的釣餌是香蕉泥加略發酵過的小米,唯一的缺點是釣魚時容易招蒼蠅騷擾。
  熱衷魚餌調配這還不算惡劣,那時我還迷上了浮標製作。
  記得某年過年,我老姊到我家時嚇了一跳,一樓客廳整個插滿了各式各樣十來支浮標。那些多是半成品,是漆還未乾的。
  較大型的釣具行會論支賣孔雀翎,是用來當作浮標標竿的,但價錢頗為嚇人,通常我是到養孔雀的人家去整把買回來。不過後來我不大用孔雀翎了,玻璃纖維的實心浮標要靈敏許多——我不迷信科技,但大部分的科技確實高明。
  手工製作浮標相當麻煩,先將極細的玻璃纖維竿插入柱狀的高密度寶麗龍內,接著用沙紙打磨成細長錐形,依著進度換不同號數沙紙。這過程常會弄得整屋裡飛著都是打磨下的保力龍粉。最後則是上漆,為了美觀也為了防水——當年曾有人出一支五百元買我做的浮標,我賣了一支,很有些成就感。
  池釣到最後玩得就是浮標,一支好浮標能讓你知道池底的魚在做些什麼:是僅僅游過魚餌?是不小心碰到釣魚線?是猶豫不決想吃又不敢吃?還是吞了立即吐出來看看到底是不是有詐?
  據說,淡水魚裡最聰明的就是鯉魚了,能記住自己上回是怎上當的。台灣有種淡水魚池叫職業池,釣客們釣上來的魚可賣回給魚池老闆……當然沒法拿此當職業賺錢,卻增加了不少對賭的刺激感。那裡的魚就是釣起來又放回去,來來回回的每條魚都成精了。
  有回我釣上條八斤多的超級老鯉魚(當日最重的魚,獎金一千),本以為拉到樹枝或什麼垃圾了,完全沒有掙扎,完全合作乖乖地游進我的撈網裡;大概是知道並無性命之憂,掙扎只會白白痛上一場。

  我是個只要玩物就必定會喪志的沒定性傢伙。廿來歲時我迷上了各種草本花卉,在高雄附近我是出了名的草本植栽專家,從矮牽牛、一串紅、石竹到四季海棠。我可以蹲在地上好幾小時一株一株地幫粒米大的幼苗做假植。
  學生時我玩過吉他,組過樂團,無論是鼓、鋼琴、電子琴等都懂一些。畢業等服役時一位不用當兵的朋友拉我去餐廳樂隊伴奏,試了下,樂隊領班認為我的程度勉強可以,問我哪時可去上班。我興奮地回家跟母親說這好消息,結果被老媽狠狠嘲笑了一頓,這也算是行業嗎?
  當年同團的五人有三人走入這行,下場都不算太好。
  我常說,等我老的時候一定要住在水邊,還要有塊肥沃空地(上回看《非誠勿擾》的西溪國家濕地公園,還真是美……可國家級公園可以住人?)。我喜歡自己動手種點東西,就算是最簡單的空心菜都好;也可以養鴨養雞,殺雞殺鴨是動不了手,但是可以每天吃到新鮮的雞蛋鴨蛋。
  到時我會去學怎樣作模擬餌。我希望我人生最後一本書,是教別人怎樣製作模擬餌,既環保又具有挑戰性。

謬西 2011.04.16
創作者介紹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