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愛,還是不愛他呢?本來你確定自己是愛的,「我愛你」三個字早已成為了你們間「早安」與「晚安」的代名詞了,說的時候也從沒感覺尷尬,理直氣壯的。只是這愛就只有這樣深,還沒深到讓你願意為他失去或放棄家庭或事業或自由或其他些什麼,你對他的愛大致上就正巧到——期待上床的程度。
  直到你們上床了,清楚接觸到對方身體,共享著一張床和一個拆了封的保險套或性病,將所有一切美好與不美好的一覽無遺展現在對方眼前。以前你也不是沒有經驗,甚至可說是經驗豐富……但這次出了點小小意外,就像是大野狼發現小紅帽的斗蓬裡其實藏著把五○重機槍。
  第一次的纏綿通常不會有太好下場,畢竟你與他都不是職業級的選手,欠缺那種心定氣閒的專業水準。男人多半是猴急、時間太短……糟些的,甚至會弄到不舉;女人則會緊張,出聲不好,不出聲更是不好,腦海裡不停想著,自己該如何才能做到恰如其份的投入?如果你願意細細分析你倆的第一次接觸,恐怕爆笑會大於激情,心臟病發的機率會遠超過懷孕。
  問題是就像前面說的,你出了點小小意外,怎都無法忘掉那那晚的越界。
  然後你陷入了猶豫,該退後還是該就此往前直行?之前的空間很大,大到幾乎比洋基球場還大;但在做愛之後,這空間就自動自發地開始縮小起來,縮到比顆蘋果還小……你發現,以前可以輕易說出的「我愛你」變得困難起來,尷尬起來,這話開始帶著種——責任?

  回到自己床上的第一個清晨,睜開眼後,你開始寂寞。雖然你身邊始終躺著個人,這人陪了你不知有多少年了,但你從來都是寂寞的。只是今早的寂寞卻與以前全然不同,你無法單靠他傳來的手機簡訊、MSN甚至電話解決,這種寂寞是刻進心底的,讓你想到「永恆」這個可怕的名詞。
  除非他這時立即出現在你懷裡,不然什麼都無法排解。
  只是你還是得去上班。外在的正常生活並不會因為你昨夜那場小小冒險而有所改變,被改變的只是你自己而已。沒有人知道,鎮日陪著你的那人的工作只是負責按時回家睡覺,所以你只能自己單獨的應付著——寂寞。
  在辦公室裡你打了個杯子,弄髒了自己那套上萬元的洋裝或是西裝,接著又把該給老總的最速件給丟進了碎紙機中,最後雙眼直盯著MSN或手機直到下班。這是你有生以來最糟的一天,被上司訓誡了三次,差點沒丟了工作——只是你一點都不在意,只是不停想著,此時此刻他在幹什麼呢?有沒想我?
  你不停地質問自己,我愛他嗎?
  這是個自由的時代了,婚姻之外有著無限可能,做愛如握手般成為種社交禮節;唯一差別的是,你從沒在跟人握手後想過愛情這回事情。特洛依的淪陷也不過如此,一隻木馬被惡意地植入了你的心底,在昨夜,悄悄地擄掠了你。
  接著,你開始擔心今晚的約會。你撥電話跟那陪著你不知多少年的人解釋說:今晚你必須加班,加班到很晚很晚很晚……在聽著對方告訴你也要加班的同時,你分神的想到了他——他愛我嗎?
  他愛我嗎?這是你的第二個疑問。在第一個疑問尚未獲得解答前,第二個疑問又狠狠地咬住了你,像隻得了狂犬病的瘋狗,死也不肯鬆口。以前從沒懷疑過的問題全都浮現出來,只因為你們做愛了。做愛讓所有事情都沈重起來,像是——責任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如果他不愛我,你問自己,那麼我該愛他嗎?很直接、很現實又很簡單的一道雞兔同籠小把戲……可是你解不出來。每當你想冷靜思考時,對方的影子帶著刀就闖了進來。你徬徨無助,思緒混亂,但心底卻莫名地感覺到股幸福。只因為你們做愛了,所以就有了幸福?
  走在街頭,你問自己,今晚我們該做些什麼?
  以前這是簡單的,你從沒擔心過你們約會時該做些什麼。你們會去那種羅曼蒂克到會死人的餐廳吃難嚥的法國菜,去淡水漁人碼頭看垃圾,去KTV縱聲高歌折磨對方。只是,好不容易空出來的今晚,你突然就不知道該要幹嘛了。
  當你或他開車時,每經過一間賓館……你呼吸幾乎就要停了,心跳從一百陡升到一百八十。你腦袋一片空白,只是不停的想著,他之前說的「愛」都是真的嗎?或許他只是想要做愛;還有,我到底愛不愛他?
  你的思緒開始飄到未來——在我為他放棄了一切之後,他還會像昨夜一樣的對待我嗎?然後你驚醒過來,為了錯過一間賓館而懊惱不已……在你不確定自己愛情時,你已開始勾畫起了未來。
  你的手心出汗,痛恨著自己的軟弱,決定等等一起去KTV唱到九點,然後在互道「我愛你」三個字後,各自回到屬於自己的男人或女人身邊。你冷靜了下來,這不過是場短暫的惡夢,是因為缺乏睡眠而引起的。所以今晚或許不該玩到太晚,應該在九點半點前回家,洗澡、刷牙然後早早就寢。
  最終,你們還是進了賓館。
  離開賓館前你洗了澡,也刷了牙,只是回家時間比預定的晚了一小時。幸運的是,你到家時,陪著你的那人還在忙著加班……當然也可能是,正忙著在某處洗澡、刷牙等等。
  第二天清晨起床,睜開眼後,你開始寂寞,甚至比昨天還要寂寞。這寂寞無法單靠他傳來的手機簡訊、MSN甚至電話解決,這種寂寞是刻進心底的,讓你想到「永恆」這個可怕的名詞。
  除非他這時立即出現在你懷裡,不然什麼都無法排解。

  關於你愛不愛他?這答案直要到你確定他真的愛你後才會出現。做愛,就像是魔瓶裡的巨人,在你揭開封印的瞬間,要不是讓彼此間出現道柏林圍牆,要不就是讓你陷入深淵、萬劫不復。
  實際點的說,成為道柏林圍牆才是好的,是正確的。人與人就該要保持點距離,如此我的愛與不愛,或他的愛與不愛,都能輕輕鬆鬆的毫無牽絆。但事實上,無論多麼小心謹慎,遲早你會遇到個帶槍的小紅帽。這就是悲劇了,此後你的歡喜悲哀被交給了對方,只因為你們做了愛……

謬西 2003.02.15 收錄於《嘟嘴的老國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謬西 的頭像
謬西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