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性喜安靜,最近生病在家修養,因為遠離勾心鬥角的職場,所以就可以好好的享受著久別的清靜了。
  我家住在半郊區,開車到高雄市區約只需十五分鐘,離長庚醫院不到廿分鐘,未來捷運站離我家步行約莫十五分鐘左右。雖然房子有些陳舊,但基本上我頗喜愛這裡,要是能多些閒錢,我會選擇將這屋子打掉原地重建。在市區裡我還有間公寓租人,地點頗佳,在高雄醫學院、大樂量販店、世貿大樓的三角中心點;可我打死也不會搬去那,那兒是給不怕吵精神強韌的人住的。
  我們這的房子比起市區寬大許多,我家對面與正後方都是有著極大庭院的別墅,尤其對面那戶院子整理的相當整潔。對門別墅裡大樹極多,屋主跟我年齡相仿,以前我們常在傍晚時分一起談論有關園藝以及股票等等事情,我專長之一就是園藝,副業之一則是股票。

  清晨時我愛從三樓混到去上學兒子的二樓臥室續攤,邊睡邊聽對面庭院裡傳來的鳥叫蟲鳴。雖然說社區市場距離我家只有幾條巷子,但是我喜歡假裝自己是個住在森林裡的落難泰山,每天期待對門可走出隻獅子或大象什麼的。
  家裡女人愛在一早收聽飛碟電台的廣播節目,以前我不在家時這是她的最佳享受,為了我的愛安靜就只好停了。我相當痛恨一大清早就接收到這種該死的資訊轟炸……不過這是有時效性的:早上九點以前我一點都不能接受來自非大自然的吵鬧,九點過後就可忍耐了。
  九點是我非常堅持且絲毫無法退讓的生理時鐘。
  大概在九到十點的這段時間,隔壁幾位鄰居的婆婆媽媽們會定時出來做一段類似公園裡肥皂箱似地輪番演講。我曾嘗試放棄鳥叫蟲鳴從二樓搬回三樓,但還是無法避免地偷聽到許多關於鄰家貓貓狗狗等的大小故事。
  這些聲音時而如怨如泣、時而慷慨激昂……這得要看今天的隨機性主題而定的。因為這幾位好心的婆婆媽媽,所以我得以知道附近三條巷子內的所有社區新聞,有回還即時地提醒我巷頭王媽媽家的長孫滿月該送禮了。每回選舉前後,這些婆婆媽媽們還負責擔任起政治評論;而我是個沒有投票習慣的人,每回選舉後我總會有一陣子感覺愧對於她們。
  有時常想,這些婆婆媽媽們每晚睡前得準備多少功課啊!我自己以前主持短短半小時會議得需要兩小時的準備,還要加上一位專職秘書協助。

  人是愛說話的動物,我有時也極愛說話,但只在自己拿手的領域裡時。假如說話對象正好是個極需要教育的群眾,是個一知半解的半文盲,我的言語就立即流利許多,大概是因為說錯了也沒誰會發現吧!我的喋喋不休也很難持續超過廿分鐘,是我最大的缺點,這代表我缺乏一種活力,缺乏耐性,更缺乏那種有教無類、容忍笨蛋的愛心;所以完全不適合擔任老師。
  可我一家子大大小小的全都是老師,我是我家族裡的敗類。
  我常驚訝於有些人的活力是這樣充沛。小女今年四足歲,可以不停說話數小時毫不疲倦,我希望這活力能伴隨著她的一生。小犬四歲時也是如此多話,他外婆對他評語是:話厚到死無人……他今年十七,現在他跟我對起話就好似打啞謎般地採取種單字溝通,好像跟我多說一個字就會引發大地震一樣。
  我母親也屬於有活力且多話的人,所以我相信人若是能喋喋不休,必定是身心強壯。這是我所羨慕的,因為我自幼孱弱。

  還有一種喋喋不休是顯示在文字上的。自BBS開始,網路最基本的型態就是論壇,每個論壇或是現在稱之為討論區的網站都會出現些喋喋不休的人——他們喜愛四處交朋友、寒喧、發表議論、爭執、怒吼、維持正義,然後失憶,明天繼續下一波的戰爭……他們永遠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四處宣告與站長之間深厚的關係,表示他的政治地位是如此堅強。
  這種人在網站中屬於中流砥柱的角色,沒有人知道他們當初是打哪來的,或許他們是女媧補天時不小心遺漏下的那些石頭(是一塊還是一些?我個人相信是一些)。這些人在網站中被奉之為大老,職責是負責排解疑難、解決紛爭以及驅逐另一批更愛出頭的,因為別人的喋喋不休很可能會影響到他的地位。
  這種人通常就只是要說,無論內容如何都無所謂。
  有時因工作關係我不得不喋喋不休,但是如果允許的話,我寧可選擇閉嘴安靜聽別人講話或是指揮。我對公眾的事務沒有絲毫興致,那是給喜好喋喋不休的人的舞台——他們是天生政客,我則安心於扮演我賤民的角色。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每日能有廿三小時完全的安靜,包含我上網時也不會遇到那些喋喋不休的政客們。
  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小小期望。

謬西 2000.10.21 收錄於《嘟嘴的老國王》
創作者介紹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