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偶然,混沌生出了大地之母蓋婭,整個宇宙亦誕生於她伸展腰肢的個瞬間……每個微笑都激起了朵星雲,凝視下,她臉龐的紅暈散成了片片銀河;她是眾生之母,萬物的起源。
  沒人瞭解蓋婭,從起初開始她就是寂寞的。她試著想與混沌交談,可混沌在她誕生之際便已消失,她自己就是混沌。因著寂寞,她與寂寞倆生出了穹蒼之神烏拉諾斯,並嫁給了他。她愛他,因為他是依著她的理想……與規則被創造出來的。蓋婭是個憂心的女神,討厭任何不按條理進行的事。
  蓋婭生養眾多,除了知名的十二泰坦巨神外,又生了三個獨眼巨怪和三個百臂巨怪。他們一起成了宇宙主宰,創造歷史。
  只是依舊寂寞,沒人瞭解蓋婭,就連按她理想與規則所造的烏拉諾斯也沒瞭解過她……或是可說,蓋婭認為沒誰瞭解過她——你很難分辨出其中差異,這純屬主觀上的認定。可蓋婭就是一切,是主觀中的主觀,是眾生之母。所以歷史最後判定是烏拉諾斯不瞭解蓋婭,而不是蓋婭不瞭解蓋婭。
  蓋婭的寂寞蔓延開來,被寂寞傳染上的烏拉諾斯得了種無藥可醫的被迫害妄想症,開始厭惡起那些他與蓋婭生的孩子們,並且拒絕接受他的妻子,也同時是他母親蓋婭的關懷——烏拉諾斯規定他所有的孩子們只能住在蓋婭體內,不准出來。
  克洛諾斯,是烏拉諾斯與蓋婭孩子的裡最像父親的,也是最英勇的一個。在母親蓋婭的勸說、保證以及慫恿之下,克洛諾斯勇敢地從陰暗中站起來面對父親。在蓋婭幫助下他親手閹了他的父親,終於取得了天下。
  像是咒詛般的,克洛諾斯也得到了與父親烏拉諾斯相同的被迫害妄想症,終日擔心自己會被背叛。為了杜絕後患,克洛諾斯把自己的孩子們全吞進了肚子裡,只有幼子宙斯為蓋婭所救。在經歷無數場艱辛戰鬥後,宙斯終於打敗父親,逼他吐出一干兄弟姐妹,成為了眾神之王。

  這樣又過了好幾萬個千萬年歲月,歲月堆積著歲月,永恆的蓋婭每秒每刻都沒停止照顧好身邊的每一個人……或是神,除她自己以外——從與烏拉諾斯結合的那刻,甚至在她生出烏拉諾斯的那秒,她就忘了,忘了自己到底需要什麼。蓋婭給予大地一切,但從沒誰能夠給她什麼。
  除她自己之外,誰能給予大地之母什麼呢?
  在天上、地下,但凡是有活物地方,人們或是神祇都求告著蓋婭的名。提到蓋婭,沒誰不知道她的偉大——她是歷史上第一個同時也是最偉大的母親,她是你永遠可以相信的朋友,在好幾萬個千萬年裡她從沒疏忽過丁點該她做的工作,甚至……她還是位完美情人,完全到無可挑剔。
  蓋婭就是一切,除了她自己之外,全宇宙都知道她的完美。
  她的孩子們愛她,這是最讓她欣慰的了……整個大地眾生包含土石都是她的孩子。她包含著一切,沒有什麼是可以脫離她的,也不允許誰脫離。整個宇宙都依循著她親手所規劃的軌道前進,就連宙斯大神也在她的計畫之中——在烏拉諾斯以及克洛諾斯後,她發誓再不要經歷一次失去的痛了。
  沒有問題,沒有任何人或是神祇發現問題。可蓋婭就是感覺不對。宇宙中又有誰敢指責蓋婭的直覺呢?她始終覺得就要出事,有那個環節或是重點被誰給遺漏了。她交代宙斯提起精神,命令雅典娜別忘了槍與盾,要阿波羅備好馬車。歲月堆積著歲月,她一直這樣小心翼翼地注視著遠方……
  是的,她從沒坐下來過,總在那踱著步子憂慮著,踱到天地慢慢老去。

  在場非正式的午後閒聊中,有位長舌的女神發誓曾經見過蓋婭的情人。因為蓋婭力量的強大,她不能說出這位神祇名字;但保證蓋婭的這位情人是大有能力的,遠超過烏拉諾斯與克洛諾斯力氣的總和,就連宙斯也是遠遠不及,甚至可能要比蓋婭還要強大。當然,天地間沒有任何人或是神祇知道此事,這是秘密,屬於蓋婭自己的秘密。
  情人對蓋婭的心是永恆的。事實上,只要是認識蓋婭的,誰不是這樣愛著她呢?他的強壯已超越了一切,以力量來說,要保護蓋婭以及保護蓋婭所保護的是綽綽有餘……問題是,她已習慣於親手照顧一切,從沒讓她身邊眾生擔負過任何她的憂慮。
  因此,她捧著她的情人,就像是捧著自己的孩子一樣。
  每到夜深人靜,當所有她所照顧的眾生都睡著時,蓋婭總是會想:「我的永生難道就這樣嗎?」接著她會感覺再也無法忍受了,感覺憤怒!一方面她習慣於幫一切打理好一切,痛恨宇宙偏離她的軌道;同時,她又厭倦了總是擔憂,認為總該有誰能出面取代她的角色,好讓她也能擁有那種坐在搖籃裡的感覺。
  她開始抱怨她的情人,認為他不瞭解她……這是她最不能理解的,為何她的情人不肯多花點心思去懂她,去保護她,當她是個孩子?
  而他,在收到抱怨後習慣性地低頭默默承受著。因為過份的愛以及過份的保護,他早已失去了力量。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順服,而他的順服只讓蓋婭更為煩躁……蓋婭已經分不清楚,他是她的情人仰或是孩子。
  然後蓋婭試著去認識一些其他的神祇,較輕鬆些的、較嚴肅些的、較老成些或較活潑的、較自我主義的、較放縱不焉的……這些神祇都是在她網外,是宇宙創始時不小心被遺漏在外的。只是不由自主,一旦認識之後,她總是忍不住地想要將這些神祇們給撈進網內,試圖保護他們,無論他們願意或不願意。
  來了又走,走了又來,歲月堆積著歲月。
  永生的蓋婭越來越是憔悴,憔悴中她依舊奮力尋找著自己從來也沒搞清楚過的東西……她更固執了,更不肯接受別人的意見,也不肯接受愛;因為她是母親,大地之母,永遠掌管著一切,沒有誰被允許脫離她的愛情……同時,她也無法理解為何沒人理解她想要些什麼。

  因為不知道該怎樣是好,她的情人將自己變成了成了塊石塊,靜靜地坐在那兒望著她的悲傷、寂寞……以及她為自己織的重重網羅。
  她一直努力著,無論怎樣,她都在努力……累了,低下頭才打個盹、喘口氣,立刻驚醒張望四周覺得自己疏忽了什麼。她從沒坐下來過,從沒好好安心聽聽鳥叫蟲鳴,從沒伸展四肢放心歇息一下。在她的永生裡,她唯一贏得的叫做無愧,除此之外,剩下的只是滿把的風。

謬西 2004.07.23 收錄於《嘟嘴的老國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謬西 的頭像
謬西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