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黑暗輓歌,是個黑暗法師。我喜歡我的名字,身為一個黑暗法師本來就該很「黑暗」的,這「黑暗」兩字多少帶有著些邪惡、頹喪、與憂傷意味,你可曾見過滿心快樂的「黑暗」嗎?
  關於為何我是個黑暗法師?這請別問我,因為打一出世開始我就是這職業了,可從沒任何人問過我的意見。你又問我,問我喜歡我這職業嗎?其實,關於黑暗法師還是光明法師我是沒太多意見的,我比較關心的問題是——為何到現在我還沒有披風?我已經練到四十五級了耶!我殺死的怪物簡直是以千計,就算是比不上大衛王也不輸給掃羅了。
  我出生在「愛比恩城」。有個常跟我一起喝酒的祭司告訴我說,這世界其實還有另一個或更多個相同的「愛比恩城」,每個伺服器都有的……還是像先頭說的一樣,我不介意,一點也不介意,我唯一介意的是——為何我沒有披風。
  你知道披風嗎?那是種必須靠打怪物才能有機會得到的魔具,是種披在後背讓人很不方便的玩意……不過無論怎樣,你都無法否認那塊破布看來相當威風。它代表著一種地位,代表你是個「大大」,代表你的等級、身份、地位;所以,你要我怎能忍受那些小鬼們披著披風在我面前晃呢?

  我出生在個窮苦家庭,不過聽說有個叫戰士的傢伙更是貧苦,出生時甚至連頂帽子都沒。據說,我們「魅眼神杖伺服器」是最難混的……這是個全新的伺服器,我出生還沒兩天就成為前輩了,一個可憐的窮光蛋前輩。
  別告訴我什麼叫武林正義,在這兒混你最需要的東西叫——「錢」,那種黃澄澄的金子。
  記得剛離家出門時媽媽要我凡事忍耐,於是我便很忍耐地在冒險森林裡砍蝙蝠,小小的、全身漆黑的蝙蝠;升到第三級時我立刻轉到葛林去殺蜘蛛……其實我一直很環保的,為何要殺這些無害的可憐小動物呢?這完全是為了「經驗值」與「錢」。「經驗值」可以讓我升等,「錢」則可以買很多很多東西。
  於是我的生命是有目標、有意義的。
  依著能力進步我開始殺僵屍、翼魔、木乃伊、薩斯克奇人……我的戰術非常簡單,甚至可說是單調。我會種獨一無二且世界最強的法術叫「弱敵術」,也就是把可怕的大怪獸變成為可愛小白兔的那種法術,若怪獸被施法成功,打你的拳頭就變成像用小貓咪舔人一樣溫柔。
  練功的過程是很艱辛的。別人有錢買得起恢復體力或法力的藥水,前頭我說過了,我家窮,所以我只能經歷場戰鬥就坐在地板上休息喘氣,休息到體力與法力都恢復為止……什麼叫時間就是金錢?這下我終於瞭解了。在時間的換取下,終於,終於我將我的智慧修練到六十,可以練「烈焰結界」了。學這功夫竟花了我整整六千大洋,好不容易才存了點錢又變成窮光蛋了。
  我告訴你,那些祭司們都是些死要錢的傢伙,別被他們長的老實樣子給騙了,我認識的每個祭司都貪財的不得了。

  花錢自然是有代價的,學會「烈焰結界」後,我能一次殺死更多更多的怪獸,賺更多的錢了。終於,我智慧達到七十五,於是我又花了七千兩百大洋學會了「烈焰結界」第二級……我的火更強了,更旺了,我幾乎可以聽到怪獸在烈火裡的痛苦尖叫聲。多讓人興奮啊!
  回想過去那段艱苦的日子,每天都在為錢煩憂。完全靠著雙手,一步一腳印的,終於,終於我從祭司手上拿到了「烈焰結界」第四冊最終秘笈。我能感覺祭司與我的手都有些顫抖。祭司顫抖是因為收到一萬兩千四百大洋,而我的顫抖則是為了另一世界大門的開啟。

  蟲洞,這是另個世界,一個我以為我永遠也抵達不了的世界。在第一次看到冰蟲時,我興奮的差點沒有暈倒。
  站穩腳步,我算了一下距離,施出了魔界史上最強大的第十級「弱敵數」。放火!快放火!我在冰蟲的身邊佈下了重重的火焰——才三次這巨大又醜陋的蟲兒就頹然地倒在我的身邊。
  燒一隻的經驗值六百四十五,很好,慢慢燒不急,一次一隻。
  等級又升了,一升再升。錢?我不是說錢不重要了,因為我還有一堆法術沒學,雖然那些法術對黑暗法師來說一點都沒必要——要是你真敢用那些法術去打怪獸,便叫做自尋死路。只是,我是個敬業的法師,慢慢的我全學會了:閃電箭、冰凍之矛、無形盾、煉獄之火、毒針術,每種都花了我八萬四千四百四十大洋……
  錢?我有得是錢,錢又算是什麼?我想到當初我努力湊錢去學第二級的「弱敵術」,不過才三千兩百大洋就差點逼得我去賣身了。
  這天清晨,我參悟透了天地之間的至高奧義,登上了歷史顛峰。現在,我頭戴「魔法髮箍」,身穿「心靈袍」,腳踏「絲綢靴」,右手「暈眩戰槌」,左手「水鏡盾」,無名指上戴著的則是「敏捷盜賊」戒指。
  還缺些什麼呢?一件披風,始終都沒到手的披風。雖說披風對我一點意義都沒,但是,大家都有……況且,我什麼都有了,再沒我需要的了。

  清晨,我謹慎地查驗了一下背包……體力藥水八十罐,法力藥水十五罐,大鳥羽毛一支,我還空了四個位置好放一些蒐集到的寶物。
  進到蟲洞,我冷靜地對我遇到的第一隻冰蟲施了「弱敵術」……沒意外的失敗了。但我一點也不擔心,冰蟲這種怪物對我來說不過就像當年的小黑蝙蝠一樣,咬個三五口喝罐體力藥水就沒事了。很快地我拖著這隻虛弱的蟲去找第二隻、第三隻倒楣的傢伙。很順手,三把火我燒死了三隻笨蟲,冷冷地燒,絲毫不帶任何感情……
  保育動物,什麼是保育動物,在RPG遊戲裡你跟我說保育動物?
  我沒去注意殺死隻蟲能給我多少經驗值或錢,也沒注意離下次升級還差幾點,我靈活的在死去冰蟲屍體上一個個打開寶箱。嗯,翻到個巨石之盾,廢物一個!只能賣點不知道該怎樣花的錢……或許,或許我該去染髮,花個幾萬大洋染個髮其實不算太貴。
  接著的第二、第三隻蟲的寶箱都是空的。打起精神,我望著另一隻對我虎視眈眈的冰蟲。我心裡想,這傢伙的身上會藏有一件披風嗎?
  接著我又想到,萬一,萬一好死不死的真讓我打到件披風,那這虛擬的線上遊戲世界還剩下些什麼……

PS. 以上是,謬西在玩線上遊戲《世紀大冒險》El Kardian時的亂七八糟紀錄。《世紀大冒險》是款相當陽春的遊戲,才玩兩三個月,台灣代理公司(遊戲人間)就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倒閉了。

謬西 2002.10.20 收錄於《嘟嘴的老國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謬西 的頭像
謬西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