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有好一段時間了,我懶,所以一直說要寫下來卻始終拖著,拖到有些過程都記不清楚了。那時天還沒這樣熱,還是春天,前後院子裡的貓兒還叫得此起彼落慘烈無比的呢!其實有些事情記不清楚比記得清楚好,太清楚反而是煩惱不斷,不若糊里糊塗……

  某天家裡女人跟我說,兒子告訴她說不想活了,還當場用頭去撞牆——這一切只因為跟女朋友分了手。我脾氣壞、性子急,兒子聰明得很,通常是採取隔空放話的方式與我溝通。
  要是別人兒子,這就叫笑話了,只因為失個戀便如此這般——我立刻打電話找到兒子的媽,問這是怎麼回事?有些事情不是很好公開……總之,只知道這對年輕人分手已有好一段時間。前妻說她一點都不認為兒子有多傷心,反覺得兒子這些時日裡更顯得是神清氣爽、精神好……於是我CALL兒子,要他翌日一早來家裡報到。
  就這麼一夜,事情便發生了轉機,兒子見到我後第一句話就說:「沒事啦!已經和好了……」一整個的昏倒!
  接著他訴說兩人分手這段時間裡他的種種憂鬱(或快樂),喜歡他的女孩其實不少,他也試著去接近以前想追卻不敢追的(我倒喜歡那位女孩,因為她父親生前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又文靜、乖巧又漂亮),這女孩似乎也接受了他。但就在前天,他突然發現不對,他發現了自己的真愛。
  接著他又花了至少一小時來說他女朋友的種種缺點……說到後來,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起來——像這樣百般不好的女孩,又為何要賠上生命去找回來呢?
  最後,我只告訴他,我都清楚,然後這事就算是過了。

  我喜歡像這樣的愛情故事。
  《紅樓夢.第五回》說到王熙鳳時是這樣的:「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眾人對這話自有千百般的解釋,但我卻想把它放到愛情裡面,說談戀愛的過程其實就是——算計,不斷反覆的算計。
  早年北京人做生意,習慣透過中間人在袖子裡討價還價,這袖裡乾坤該算是算計的最高藝術境界了。古人不時興談戀愛,他們用作媒的,兩方透過媒婆好好算算對方的斤兩,再算算自家的身價合也不合……後來,民智開放,家長便從第一線退到第二線,讓年輕人面對面的自己去算計了。
  談戀愛本來就是一種算計——我要付出多少才不吃虧?我放出感情後他會反過來傷害我麼?他將來是否還會如今日這般愛我?他的未來有前途或沒前途或太有前途跑去包養女人?他夠聰明或太笨或太聰明到我無法跟上?他人緣好或不好或是好到每天應酬不斷讓我無法掌握?
  算來算去,就像是考試一樣,何時才該說是算完了,然後交卷呢?
  日本算是個西化甚早的社會,民智早開。可據說日本人的婚姻居然以媒妁之言成交居多……抱歉,這裡我用了「成交」兩字,因我感覺那真的就是一種經過算計後的交易。
  這種算計又太清晰了。像廿年前,那時女孩多半以廿五歲作為最後一條防線,一過了那防線就什麼都可以退讓了。
  我總認為,感情這東西是百年大計,這樣草率絕對是危險的。多交往多接觸些異性,不要把感情當骰子來丟,不要因為需要或被需要就隨便答應或是點頭了。一個良好的算計是絕對重要的,儘管設下千百個機關陷阱,好好的度量對方到底適合與否,千萬不要盲目地像個發了情的唐璜一樣。
  兒子在說了種種他設機關算計後的結論——這女孩實是在不適合他……嬌嫩、不通曉人情、愛嫉妒、脾氣壞,兒子認為他幾乎把生命都花在哄她上頭。於是,他決定要繼續跟她一起,終身的(這點,交給命運吧!)……
  機關可算,但千萬不要算盡,否則就是:「反算了卿卿性命」
  我幼年時,因為庭院頗大,故常見貓兒、狗兒間彼此求愛。這貓貓狗狗談戀愛的過程頗為可愛,像是試探般,偶爾會彼此掏上兩下,經歷的過程若是太久常會弄得火氣上升大打出手。最終結果,若是雙方互看勉強有個意思,通常其中一隻會躺下來,肚腹朝天。
  有回我看動物奇觀這類節目,其中提到——動物之所以會肚腹朝天是表示著:「我把我最脆弱的一面給你了,請你屠殺(或是愛)我吧!」這是一種示弱,表示所有的試探到此為止,從今以後我們的關係脫離了算計,進入到一種百分之百完全的信賴階層。也就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

  算計是必要的,但算計了之後呢?還有,該算計到哪種程度?王熙鳳凡事算計,世人常不齒地她認為這女人過份勢利。但,好好想想,也虧得她如此盡心算計,不然寶玉、黛玉、寶釵等一干只應天上漂亮人物早該上街挑磚、賣淫維生了,哪有餘力做詩、吟對、葬花、吐血呢?
  只是這鳳姐兒算過了頭,忘了算計的盡頭應該是迷糊。
  愛情也是這樣的,你若不能適時退一步裝迷糊,埋著頭不停的往下算著,結果只會是傷人傷己悲劇一場。

謬西 2003.07.22 收錄於《嘟嘴的老國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謬西 的頭像
謬西

瘋狂打字工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