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7 Mon 2007 08:17
  • 雪莉

  在汽油澆下點火的那一剎那,他安慰自己,這一切都是命運全然不能怪他;關於這貓之所以會橫死輪下,完全該歸咎於命運作弄,沒有誰逃得過命運的。
  那天他倒車時,突然感覺車輪碾過了什麼……非常輕微的感覺,但確實是有什麼東西被壓到了,於是他關掉音樂下車察看——是隻小貓,他昨晚還逗弄過的小貓,他點上煙思索了一下這小傢伙怎會單獨在這出現,還有,那隻他女兒最愛的母貓雪莉呢?
  他看了下錶,他答應客人一早貨就會送到,聳了聳肩,他無奈地返回屋裡找了個垃圾袋,感覺一整個就是麻煩。他將這事告訴他老婆,又交代千萬別跟他們五歲的女兒提起;前些天他們每送出去一隻小貓,他女兒都會大哭大鬧地來上一次。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麼兩岸就只能如以撒與以實瑪利般越離越遠,終成世仇,且毫無挽回的機會了嗎?我也不完全絕望。除死亡之外,這世上又豈有絕對的事情?
  美國是個最佳例子,那個國家裡的人民有著各種膚色,各種信仰,同性戀的鄰居很可能是個異性戀者,極左派者的女友或許是個激進右派。你以為這些人是相親相愛、彼此毫無怨言相處在滿是花香有如天堂的美國嗎?不!他們之間彼此憎惡,恨到極點!你沒見白人警察偷偷圍毆黑人,南方人恨北方人,新教徒恨天主教徒,異性戀者恨同性戀者,左派恨右派,右派恨猶太人,猶太人恨阿拉伯人,阿拉伯人恨……
  那是什麼力量將這群相互憎恨的人給聚在一起,唱著共同國歌,遵守共同法律,在戰場上彼此扶持對抗共同敵人?不是因為血緣,也不是因為幻想出他們共同擁有什麼淵遠流長的美麗文化;而是因為美國能給予他們最實際、最實際的:「自由」!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裡我將談到對岸的入侵,談到兩個中國的中國文化——我說的是很實際且正在發生的真正大規模(數千人)實體入侵事件,決不是各政治論壇裡說的那些打高空妄想清談,或是學院裡政治算命師所排出的預言卦相。

  如果你是個對電玩略有興趣的人,該會知道目前最紅的線上遊戲是《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簡稱WOW),目前版本為「燃燒的遠征」。為何要特別強調「目前版本」呢?單以台灣來說,上一版本遊戲從二○○五年八月十五封測開始已玩了有一年多了,而本版新增了許多讓玩家眼睛一亮血液沸騰的玩意,包含角色等級上限提高十也就是可升到七十級、多了兩個新的種族、好幾張新地圖與可供冒險的新副本、以及飛行坐騎等等。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花香越來越濃,記得七里香才謝,這回又是什麼花呢?在連打了二十個噴嚏後,我決定放棄猜測,直接跳上樓打算揪出那該死的幕後黑手……容忍是有限度的,我不在意在春天或是秋天因花粉過敏而噴嚏不斷,也不在意於整個冬季裡都因感冒而鼻子不通,甚至這一整個炎熱夏季我都忍了下來;問題是,最近是雨季耶,哪有人在雨季開花的?
  在跟幾個鄰居點頭打過招呼後,我直接直接穿過圍牆來到別墅的花園裡。這別墅就建在我們公寓後頭,只住著位兒女都不在身邊的老太太與充當看護的菲庸。
  當我走到屋角那叢不知名的灌木旁時,夷還沒注意到我,在雨中她興高采烈地跟一隻像蜜蜂大小的綠色精靈高聲談笑著……我猜,是那精靈通知她我在她的身後,她轉過頭來時笑容已整個消失,帶著抹做錯什麼事的神態怯生生地凝望著我。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末,就是結束的意思,也就是最後;這兒,我預計以三篇文章來交代我這半生中與政治有關的一些想法,然後安靜地回去寫我的該寫的書,在我還能寫的動任何有意義的文章前,將不再碰政治這個議題。寫作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興趣,人總是要生活的,不可能像那許多政治狂熱份子一樣,靠吃喝政治落下的嗎哪為生。
  我很清楚我並沒這責任與義務來剖開自己,這種割裂人腦的工作無疑該交給那些有正確信仰,有遠大目標的忠貞黨員們;不過正如沙特所堅信的,每個人都必須將自己的「神經症」交代清楚——這多少能勸人相信,活下去其實是比死掉要好上這麼一點。
  是的,我得承認我偷上了「人生」這列火車,且在Dijon那兒並沒人等著我。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在這喃喃自語地自我辯解,直到你我都感覺生厭為止。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是她情夫動的手。」男子輕聲說道,「殺人其實不難,難在怎樣處理屍體,於是他們選在地下室動手,這樣才能用鋸子慢慢地處理屍體。」
  就在這時,我突然從夢中驚醒過來,或是說,從夢中不甘願地突然清醒過來。我回憶著夢裡男子所說的句子,是那樣清晰,就像是情人在耳邊喃喃細語。我剛才真有睡著嗎?失眠已持續有一個月又七天了,一直我都是個好睡的人,起碼在搬到這有著漂亮院子的房子前……剛才我真的有睡著麼?為何連一點剛睡醒時的慵懶都沒?
  應該是這男子不斷的叨訴導致了我的失眠。在搬過來的第一晚,他就在我夢中不斷地重複說著:「妳知道嗎?就在那株玉蘭花下,就埋在樹的根部那啊……」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住在廿七樓,當她從他窗外盯著他時,他心臟差點沒被嚇停。
  那天他出差到上海,朋友們藉著酒意鬧著要幫他找個女人,他們知道他妻子善妒不是個好說話的。他一開始笑著推拖不肯答應,但後來感覺這樣似乎太不給那坐在他身旁女子面子了,一個心軟,那女子就這樣跟著他回到房裡。他並非什麼柳下惠之徒,只因為深愛著妻子,所以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發生。
  女子才放下了皮包就說要去浴室沖澡,問他要不要一起……他慌亂著說他出門前才剛洗過,隨即發現這樣說實在不很漂亮,又加了句更不漂亮的,等妳洗完我就去洗。浴室裡的水聲嘩啦啦的讓人心慌,他呆望著窗外,控制不住的下體器官讓他開始幻想起女子年輕充滿彈性的漂亮身子,直到她的出現。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某作家某篇短篇小說的內容大綱:

  約莫在八○年早些或是晚些,一個飄著細雨的深秋夜晚。這飯店位於個狹窄的死巷子裡,一樓經營兼賣宵夜的「西」餐廳,二樓以上為旅社部,這是間以複合方式經營的飯店(餐廳晚間八時後轉為有小歌星住唱之宵夜場,此為八○年代最流行的飯店經營型態)。

謬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